草莓黄色视频软件

师北落又想起一事,道:“义弟,有些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,讲了又怕觉得我是在挑拨是非。”陈扬一笑,道:“大哥说这话就是见外了。”师北落道:“好,那我就直说了。”陈扬道:“我们兄弟之间,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。”师北落笑笑,然后正色道:“在审判院里终究不是院长,但如今的实力与所做之事,隐隐已经被人奉为审判院的首脑了。可别忘了,审判院里还有院长存在的,他会如何想?”

陈扬道:“先前我们面对裁决所,生死未知,那个时候,我们还能同仇敌忾。如今已经连败裁决所,又将教廷和议会囊入手下,我们已经稳稳的超过了裁决所。目前裁决所对我们来说,唯一的不确定性就是天尊了。但是,大哥提醒的很对,裁决所已经不是我的第一要务了。我的第一要务是提防院长和我的老师。”

师北落道:“看来也早想到这一点了,是我多虑了。”

陈扬道:“不,大哥提醒的恰到好处。虽然我们都想到了这一点,但要如何对付院长和老师,那还是要好好计谋的。审判学院里,大多都还是院长的门生故旧,一旦闹翻,于我也很是不利。”

师北落道:“找个机会埋伏他们,干掉他们,神不知鬼不觉的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整个混元世界都是创造的,要剔除他们应该可以办到吧?”

陈扬苦笑,道:“还真很难办到,大哥想,他们也是人精。当初如果我不给足够的好处,他们怎可能陪我冒这样的大险。我起步时力量微弱,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,我走不到这一步。为了让他们安心,我让他们掌握了最核心的东西。”说到此处,话锋一转,道:“话说回来,我这一发达就回头对付他们着实是让人心寒和不耻。但其实,如果他们愿意相安无事,我是绝不会想对付他们的。”

师北落道:“历史上很多事情的规律都是如此,同甘共苦,苦尽甘来之后就会反目。有时候不想如此,但情势总是逼人。”

陈扬道:“我想了想,对付院长和老师的事情,我还真不能先动手。如果我先动手,传出去,我这人以后很难让人相信。但如果他们先对我动手,我被迫反击,那我就可问心无愧了。”

师北落道:“的意思我也明白了,那我这边就多替留意。顺便也多培养一些人来。”陈扬揽住师北落的肩膀,道:“大哥,老实说,自从有了的加入之后,我晚上睡觉都踏实了许多。”师北落哈哈一笑,道:“最近这些天对我来说,是一生中最爽快的时候,觉得每天都有干劲和希望,哈哈!”

陈扬道:“总之大哥,还是那句话,以后我做的不对的,可以说。做的不对的,我也会直接提。不管怎样,咱么兄弟两都坦诚相待,不搞那些拐弯抹角的事情。”师北落道:“那是当然!”

回到死海星后,陈扬先让师北落和天奴带大家回天空之城。

他则是和明知夏去了一趟原始学院。

甄妮一个人的散步

如今死海星上那些不能穿梭虚空的规则已经被打破了。特殊时期,肯定是要特殊对待的。将来时局稳了再恢复也不迟……

在原始学院里,陈扬单独面见侯建飞,并跟侯建飞说了这次在永恒之城的情况。包括与华天荒交手,击败华天荒等等。

侯建飞听得目瞪口呆,语无伦次:“……见到了华院长,居然还和院长交手,还把他手臂都给……斩断了?”

在侯建飞心中,一直都是对华天荒敬畏无比的。面对华天荒,他大气都不敢喘……可如今,自己的弟子居然把他老人家给打败了,打跑了……

一时之间,他很难消化这个事情。

陈扬道:“师父,对不起,说起来华院长德高望重。我是学院出来的学生,见院长应该如见祖师爷一般。可现在吧,我们反旗都扯起来了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。再说了,难道师父您就该永远居于华院长之下吗?华院长当初之所以那么强大,还不是因为加入了秘术世界的生命审判之中,如今您再面对后来者,一样可以傲视。今后,原始学院就是您的,谁都不能撼动。”

侯建飞顿时就有些心潮澎湃了,他当然想做真正的学院院长。同时,又有些担心,道:“华院长在整个星域之内都是德高望重的,他出来说话还是很有份量的。”

陈扬道:“这点倒不用太担心,弟子已经想了法子来回击他。如今就等着他出招了。”侯建飞道:“那就好,总是有办法的。”陈扬道:“大师兄断刃天涯可与您联系过吗?”侯建飞微微一怔,欲言又止。陈扬道:“您不想说,就当我没问。”侯建飞苦笑,道:“也没什么不能说,天涯确实与我联系过,劝我退出们的混元世界。”陈扬道:“那您怎么想的?”侯建飞道:“我只说,这不是我一人能决定的事情。”陈扬道:“我对天涯师兄是敬重的,但他这般劝说是不太为您考虑的。裁决所这个存在的本身属性就是自私自利,就拿这次他们去招抚光明议会和黑暗教廷,结果也只是让那些人加入秘术世界。至于生命审判,就是火伦斯和苦大师都无法加入。火伦斯和苦大师心里都是苦的,因为他们二人本就在秘术世界里,这下只是让手下人加入,他们没得到好处,反而手下普遍壮大起来……这让他们当权的怎么好想呢?天涯师兄劝您退出,那倒是可以。那裁决所能给您什么呢?您退出之后,他们想过要保证学院的安全了吗?我看是什么都没想吧!”

侯建飞顿时语塞,心里也开始有些不是滋味儿了。

陈扬眼下说这些话纯属就是挑拨离间了,人与人之间就是如此,本来处得好好的。有心人逮住话语挑拨几句,顿时就会让人心中泛起涟漪阵阵。

侯建飞随后说道:“我本也没打算听他的。”陈扬道:“下次天涯师兄再与您联系,您可这样劝他。”侯建飞马上道:“他不太可能背叛裁决所,转投咱们的。”陈扬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侯建飞道:“那……”陈扬说道:“任何投资,都不宜孤注一掷。除非是手中的资本太少……然而现在您不是这样的。您在我们这边,将来我们赢了,您也可保下天涯师兄。相反,就算我们败了,天涯师兄人在裁决所,也能为您说上几句话。这才叫进可攻,退可守,师父您说呢?”

“有道理!”侯建飞面泛红光。

在安抚了侯建飞之后,陈扬便就与明知夏离开了原始学院,回到了天空之城的审判院里。

回到审判院后,第一件事自是去跟院长雷鬼还有老师沧海岚报道。

在审判天院里,陈扬与明知夏一起将这次的事情讲了个七七八八。雷鬼和沧海岚已经和苦大师还有火伦斯他们见面,并且对他们进行了妥善的安排。

对于陈扬这次的大捷,他们是感到欢喜的,欢喜之中也有震惊。

裁决所一时之间好像已经不足为惧了。

陈扬再次语出惊人,道:“老师,院长,我们现在士气正猛,接下来,应该点齐人马攻上天幕的裁决所里。”

“这万万不可!”沧海岚与雷鬼听后顿时失色。

明知夏也被陈扬吓了一跳。

因为陈扬也没有和明知夏商量过这件事。这一路来,陈扬都太匆忙,很多决定都是一边打一边想出来的。在对付裁决所这件事上,他就像是在肉身决斗中那样,越危险,越冷静。于绝对危机中反而随机应变想出许许多多的精妙决策来。

“为何不可?”陈扬很是不解,道:“我们的队伍杂乱不堪,一直进攻,便可让乱象得以压制。反而我们停下来后,内乱顿起。裁决所如今损兵折将,天尊又不知所踪。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们……”

沧海岚皱眉,道:“小寒,这太急了。天幕中也有很多的奥妙,裁决所本身也有诸多的威严秘密。贸然去攻,可能会功亏一篑。如今我和院长一致认为,我们应该停下脚步,整顿内务。”

雷鬼也说道:“没错!”

陈扬道:“现在整顿内务就是等于自损手脚。”

雷鬼道:“小寒,现在就像是赌场上的赌客,一直在赢。每次都将全部赌资压上去,所以很快就翻了无数倍。可这么一直押下去,搞不好一场不慎,就满盘皆落索了。如今我们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怎么都不能再这样搞下去了。”

陈扬顿感无语。

沧海岚道:“知夏,也说句话吧。”

明知夏沉声道:“院长的话很有道理,但这个比喻也不太对。宗寒不是红着眼的赌客,一个红着眼,不冷静的赌客不可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。混元世界的精妙和博大精深,我们都见识到了。事实也证明,这一路走来,他的战略都是无比正确的。以前我们觉得打裁决所是痴人说梦,甚至连这样的念头都不敢生出来。可如今,裁决所已经被我们打得满地找牙了。所以,我支持宗寒的战略计划